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
《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》最新章節 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葉婉欣冷子榮全文閱讀

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海藍始見鯨

主角:葉婉欣冷子榮
主角是葉婉欣冷子榮的書名叫《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海藍始見鯨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“我會一直等,等到妳出宮,我們就像現在這樣過一輩子?!鼻嗝分耨R的他給的承諾,是她撐過這十二年宮女生活的動力,但她也明白時間如此漫長,有誰能不變心的等下去?所以,在出宮那一天沒見到他時,她就決心放棄,搬進了個小村莊,想靠連太后都稱贊的醫術自力更生,可意外的是,在拜訪鄰居時,竟發現鄰居……就是他?!這出身醫藥世家、有權掌控全京城藥鋪的少爺,怎會住在這?原來,他拒絕長輩安排的婚事,不在乎被趕出家門,只為了堅守約定,一心一意等待她;更不顧自身安全,追來爆發瘟疫的南方,就因擔心接受朝廷征召南下救災的她,更為保護她免受暴民襲擊,自己受了傷;有個男人如此癡情,她當然感動又欣喜,可她只是個沒財沒勢的大齡宮女,真配得上他嗎?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1-23 16:41:19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葉婉欣余光掃去,看太子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眼神仍是一臉的不舍,感覺剛剛打在葉婉怡臉上的那一掌,或是太子仍不盡興,生怕今晚之事告催,擔心這太子貪戀自己美色,不忍退婚,唔得從頭上拔下一根朱釵,沖站在自己身前的葉婉怡的要害刺去,速度極快極狠,眼見著就要刺中,卻在最關鍵一刻,手的力度一把被人撩撥開,葉婉欣的整個身子也隨之跌入一個寬大的懷抱之中,抬頭,卻對上那雙深情款款、亮如朗月的迷離雙眸,葉婉欣心頭一驚,果然是個人精,他竟然是在試探自己究竟是真傻還是裝傻?

特工的靈敏讓葉婉欣飛快的做出了判斷,手里的朱釵翻轉,唔得對準了身后之人的腰身,“嗤……”

“太子……”身后,眾人緊張的高喊聲不絕于耳。

太子抬手,示意眾人誰都不要靠近,葉婉欣猛的倒吸一口冷氣,這男人的耐受力著實厲害,自己的前世可是特工出身,這力道雖然葉婉欣放松了些,那也不比一個普通男子的力道差多少。

葉婉欣一咬牙,既然做了,干脆就做個徹底的,只有讓他感受到痛,才會發自內心的去恨和厭惡自己,猛力抽出插在冷子榮身上的朱釵,汩汩的鮮血噴灑在她白皙的手背上,鮮血的腥味漫卷了整個正堂,太子這回真的吃痛到底線,本能將葉婉欣一掌打出幾米之外,慌忙原地打坐封穴療傷,身邊幾個隨身侍衛紛紛圍上,就地護法,其余兩個侍衛,伸出兩雙大手,便要往葉婉怡天頂蓋劈去。

“不許動她!”太子忍著疼痛,悶聲下著命令。

葉婉欣微驚,自己剛剛的舉動難道還不夠逼真,這男人到底想干嘛?

“血……啊……”雙手全是冷子榮身體里流淌出的不許鮮血,為了營造自己可憎的嘴臉,她故意捅了冷子榮的肋下三寸,貌似要命,實則死不了人,只要見血,今天也便達成了預期的效果,只是這太子,貌似也是個重口味的家伙,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主,剛剛聽他和葉婉怡對曲吹簫的時候,怎么就沒覺得呢?

“我殺人了……我殺人了!”葉婉欣頭發披散開來,烏黑的長發及地,雪白的裙擺被冷子榮的血噴灑的星星點點,渾身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血腥味,雙手時不時的托著一張花花的小臉,一副驚惶無措、擔心受怕的樣子,“我殺人了……鬼……有鬼!不要……不要跟著我……”

“來人……”大夫人厲聲喝著,一副當家主母的威嚴,“把四小姐拉去柴房,聽候發落!”葉婉欣的戲碼已完,當然沒有留在這兒的必要了,只是,這傻子竟然誤傷了太子,剛剛還險些要了怡兒的性命,這一局好險,當真是兵行險招,眼下太子受了傷,只怕今晚一回宮,這傻丫頭和冷子榮的緣分也算走到頭了!

想到此,大夫人眉間不覺襲上一絲喜色。

“大小姐,你還不去看看太子的傷勢,太子這可都是因為你才受了傷!”一旁一直很是安靜的三姨娘一副好心的怪笑,突然開了口,帶了提醒的語氣低聲說著。

葉婉怡也是一臉的心疼和后怕,捂著胸口正要上前走去,大夫人一把將她拉了回來,帶了厲色的搖頭阻止她繼續靠近,“太子正打坐療傷,你現在過去,難道是想找死不曾!”

“母親……”葉婉怡帶了自責的語氣低聲喚著。

大夫人搖頭,拿嫌惡的眼神剜了三姨娘一眼,繼而看向自己的丈夫葉興,低聲說著,“老爺,太子療傷還有一段時間,這兒人多口雜,免得在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煩,讓這些閑雜人等先行散了吧!”

一句閑雜人等,弄得三姨娘尖尖的臉袋一拉,表情極不高興地看向大夫人。

葉相一臉苦相,因為太子受傷的緣故,正愁著明日早朝如何給皇上解釋,府里的事情儼然不放在心上,“哎呀,府里的事情你操持就好了,不用再來問為夫了!”

大夫人頷首,眉眼中竟是隱藏的恨意,沒用的窩囊廢,舉手抬舉之際,所有的表情都化作一臉的堅韌,沖身旁的管家說話,“管家!”

管家會意,一擺手,眾人作鳥獸散,唯獨剛剛發話的三姨娘和她的女兒葉婉卿,仍是一臉不甘的站在原地不動。

大夫人見狀,帶了揶揄的口氣說著,“怎么,三姨娘膽子壯了,連老爺的話都不放在心上了!”

“姐姐,這是哪里話,都是一家人,太子受傷,妹妹當然也是替老爺擔心不是!”

葉婉卿看出大夫人和母親的意思,知道此處不是鬧嫌隙的時候,慌忙拉著三姨娘的臂彎,帶了討好的語氣說著,“娘親,天色晚了,我們還是先回去休息吧!”

“急什么?”三姨娘一臉的惱怒,沖身旁的葉婉卿低聲吼著,“沒看到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在為太子的傷勢擔心,你這個沒心沒肺的死丫頭,竟然還想著回去睡覺!”

“吵什么?”相國被幾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吵鬧聲,鬧的兩個頭大,帶了不耐煩的語氣喝著,“回去,都給我回屋去!”

大夫人臉色一沉,長袖一揮提步便走出正堂,身后,三姨娘沖葉相微福了福身子,擺出自己在青樓里慣用的招牌媚笑,“老爺別生氣,太子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會沒事的,倒是老爺,千萬別著急氣壞了身子!”說完,拉著葉婉卿貓著腳步緊跟大夫人腳步而去。葉婉蓉正要離開,卻發現葉婉怡還站在原地,對著太子打坐的地方癡癡的發呆,慌忙回轉身去,拖拽著葉婉怡快步離開。

夜色漸沉,相國府柴房。

“小姐!”海棠環顧左右,柴房門房緊鎖,四周無人,“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?”海棠一臉擔心的輕聲問著,生怕再招來什么人。

葉婉欣坐在一堆松軟的稻草堆上,正閉目養神,腦海里如過電影般放映著剛才的一幕幕,每一個人的反應、神態和舉動,她都一一過了一遍,很好,接下來還有好一頓皮肉之苦,自己應該好好的舒展舒展筋骨,迎接葉婉怡皮鞭抽打的考驗。

“小姐……”李嬤嬤畢竟在內宅多年,也已經料到后面的將要發生的事情,不覺留下兩行熱淚,帶了心疼的語氣低聲說著:“什么時候才能熬到頭啊,要是讓夫人知道小姐現在所受的苦,夫人一定會怪罪老奴的!”

“李嬤嬤,我答應你,這會是最后一次!”葉婉欣睜開雙眼,雙手握著李嬤嬤兩只長滿老繭的手,眼神中折射出從未有過的剛毅,一直以來,不管是葉婉欣殘留的記憶,還是葉子穿越過來的經歷,李嬤嬤雖然以下人的身份照料著葉婉欣的一切,但她對自己所做的犧牲和保護,完全超乎了一個貼身嬤嬤的職責范圍,而更加貼切的說,她的存在,才更讓葉子這個一直是孤兒身份的孩子,感覺到了母親這個字眼,她對自己的關心和愛,完全超越了她口中一直訴說的大將軍夫人水清清這個母親的概念。

說到水清清,就不得不提到葉婉欣的父親凌國大將軍葉闕,十三年前,雪國和凌國牽扯邊界之爭,一時狼煙四起,葉闕奉旨帶領十萬大軍前往凌國和雪國邊境,三個月以后,大將軍夫人水清清正值臨盆,卻傳來凌國大將軍葉闕陣亡的消息,水清清聞聽消息,當場暈倒過去,再醒來,含淚留下一串瑪瑙手鏈和一封送往皇宮的密封的書信,便再沒了任何消息。

又過了一個月以后,雪國突然派來使拿著盟約前往凌國議和,并自愿退兵邊境三十里駐守,消息一經傳出,舉國歡騰,卻獨有凌國皇帝高坐龍位之上,卻是一臉的鎮靜自若,當場傳召葉闕遺女和胞弟上殿,加封此孤女為護國郡主,婚配之年配給太子為妃,賞金十萬,封田萬頃,其胞弟由原來的太子少保提升為凌國左相,賜北苑為丞相府,并好生照料葉闕遺孤……葉婉欣。

待葉興抱著葉闕遺孤葉婉欣回府,剛踏進后院的那一刻,便被拄著拐杖、老態龍鐘的葉老夫人伸手指著,大罵災星降世,快快送去僻靜之所,不要讓她出來害人等語,葉興無奈,只得偷偷違拗圣旨,將葉婉欣送去東跨院撫養,甚少讓她在府里走動。大夫人冷月娥更是待她冷淡,吃食比之相府庶女葉婉卿還不如,府里幾個姐妹動則小打,怒責鞭策,葉婉欣的身上,從來都是新傷未好,舊傷復加,全身上下,成日里青一塊紫一塊,而且東跨院只有將軍府李嬤嬤和海棠兩個下人跟來,僻靜的小院經常冷清異常,吃了上頓沒了下頓。

十三年后,護國郡主這個人早已被所有人忘卻九霄云外,賞金分毫未見,封田更不知道去向,而配給太子為妃的事實,卻是沒有人敢隨意更改的,只有當今皇上收回圣旨,太子才有不娶的理由。

所以,府中上下,只記得相國府里有一個成天癡癡傻傻的四傻子,而且是要許給太子為妃,誰見了誰都覺得是個天大的笑話,只是這個中緣由,無人得知。

葉婉欣之所以要守到現在不肯離開,等的就是和太子攤牌的這一天,所以,如此大好機會,葉婉欣豈能放過,只有皇上收回圣旨,不讓自己嫁給冷子榮,葉婉欣才能真正做回葉婉欣,和太子的事情了結干凈,接下來便是這相府的末日來臨,十三年的養育之恩,葉婉欣豈能不報?

不是還有黃金萬兩,封田萬頃嗎,太子妃之位可以不要,其他的自己可沒說不討回來,所以,后面的帳還要另算。

“那**在里面嗎?”開口問話的是相府二小姐葉婉蓉,提到這個葉婉蓉,不得不多說兩句,她的生身母親本是大夫人陪嫁丫鬟,相傳這個二小姐的出生時間僅比大小姐晚了一個時辰,也有說比大小姐出生更早,只是大夫人怕丟人,不愿承認陪嫁丫鬟比自己這個正房早生的事實,故意將她排在自己親生女兒后面,之后生下葉婉蓉,相國多次提出收了那陪嫁丫頭做妾,可大夫人死活不同意,相國也沒有再提,只是前后沒幾個月,那丫頭又懷上一個,大夫人見再也蓋不住,只得勉強讓相國收了房,可那女人命薄,孩子出生時難產,一尸兩命,雙雙去見了閻王。

葉婉蓉當時也就一歲多點的孩子,大夫人便將她收在自己房里,和親生女兒一塊養著。一應吃穿用度,均和葉婉怡相同,待她也是極好的,旁人看著明白,葉婉蓉心里也清楚,到底她和葉婉怡的不同,只怕不是單單一個嫡庶身份的懸殊,更是一層肚皮的懸殊。

可偏偏這丫頭還是個自作聰明的主兒,動不動就在府里狐假虎威,葉婉欣再她的手里沒少吃苦,對待下人又極苛刻,凡是府中之事,都是這糊涂蛋強出頭,哪兒都有她顯擺的份兒,下人更是對她厭惡至極,背后里不知有多少人偷偷議論過她的身世。

眼見著冷月娥為自己愛女的婚姻大事勞心傷肺,葉婉欣就不相信,她葉婉蓉就一點沒有感覺?

“小姐!”海棠置身擋在葉婉欣身去,一臉的大義凜然,“她們來了!”

“嘎吱……”柴房那扇廢舊的木門應聲打開,一盞盞火紅的燈籠逼近,圍著門口排成兩條直線,中間閃出一個入口,卻見葉婉蓉挽著葉婉怡一副姐妹親密無間的樣子,一白一黃的拖地長裙,款款走來。

借著門口一盞盞燈籠發出的幽光,葉婉欣快速掃視二人甚是狠戾的表情,一個粉面帶怒,怒其中透著一股蝕骨的殺氣,另一個面帶僥幸,一副看好戲的得意表情。

“拿上來吧!”葉婉蓉松開挽著葉婉怡的臂彎,嘴角襲上一絲輕浮的冷笑,微轉了轉身子,看向門外等候差遣的兩個嬤嬤,其中一個手里拿著葉婉怡慣用的皮鞭,另一個提著一桶紅紅的不明液體,面容猙獰的放在了葉婉欣三人癱坐的身前。

“大姐,小心累的手疼,還不如讓下人做的干凈!”葉婉蓉伸手遞上皮鞭,帶了好心提醒的語氣細聲說著。

葉婉怡冷哼,臉上怒氣更深,“不親自動手,難解本小姐心頭之恨!啪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海棠翻身撲到葉婉欣身前,重重的一鞭子從后背襲過,只打得她兩顆晶瑩的淚水在眼眶里顫動。

“臭丫頭,閃開!啪啪……”葉婉怡狠狠地叫囂著,全然失去了她往日展現在眾人的面前的端莊淑惠、溫婉動人的相府嫡女尊榮。

“啊啊……大小姐,求你繞過我家小姐吧!”海棠眼眶的淚水終于吃痛的奪眶而出,幾皮鞭下去,這平日里薄削的身板,也已經吃不消了。

小說《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》 2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玄幻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玄幻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玄幻小說大全,打造玄幻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玄幻小說免費閱讀??葱眯≌f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懸疑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懸疑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懸疑小說大全,打造懸疑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懸疑小說免費閱讀??磻乙尚≌f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江湖恩怨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江湖恩怨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江湖恩怨小說大全,打造江湖恩怨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江湖恩怨小說免費閱讀??唇髟剐≌f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職場對決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職場對決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職場對決小說大全,打造職場對決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職場對決小說免費閱讀??绰殘鰧Q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河南快三综合走势图 提供四肖期期准准管家婆幽默 天天捕鱼技巧视频 追光娱乐火山棋牌大厅下载 北京11选五投注技巧 快乐彩走势图浙江 新华制药股票 网上赚钱平台 大庆52麻将漏挂软件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精选二尾中特